【践行十九大】李宇杰:以“热心肠”坐“冷板凳”
[ 作者:谭璇月 来源:哈工大(威海)新闻网 浏览:6040 录入时间:2018年1月8日 ]

李宇杰,1975年生,中共党员,哈工大(威海)材料学院教授、博导、电子封装技术系学术带头人。2002西北工业大学博士毕业,2004年成功申请“洪堡学者”,赴德国乌尔姆大学从事研究,2011年回国进入我校区工作,研究方向为先进电子封装与微纳连接技术、三维打印电子技术、新型微纳半导体材料与器件、微流控技术及新型微流控器件、海面及深海LED照明。2012年获陕西省科学技术奖一等奖,2013年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发表SCI/EI论文40余篇,在德国Wiley-VCH杂志社出版的2本学术专著中撰写相关章节,任APS PR系列、北工大学报等杂志审稿人,获授权专利5项,获省部级科技奖励3项,国家级奖励1项。

 

李宇杰个子不高,素面朝天,衣服颜色也是千篇一律的黑灰蓝,她常踩着运动鞋,微低着头走在校园小路上,是人群中一抹容易被忽略的淡色调。

可是当她开口聊科学、谈学术,那双在岁月涤荡中越发清澈的眼睛里,却好像燃着两团火,映得她整个人熠熠闪光。

“基础研究是所有科学大厦的‘地基’,十九大报告强调要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强化基础研究。李克强总理也曾说过,‘大学要有一批坐得住冷板凳的人’。我能感受到,国家越来越重视基础研究人员的付出。”

李宇杰说,做基础研究很艰难,研究周期最短也要五年,有时可能要十年,二十年,甚至会为一个问题耗尽一生,默默地坐一辈子冷板凳。但是做研究也充满快乐,与待解的谜题朝夕相处,享受云开见月明的喜悦,与志同道合的朋友聚在一起,围绕前沿课题高谈阔论、纵横捭阖,实在是快意人生。

李宇杰对祖国的热爱、对科学的痴迷与她的家庭教育密不可分。她的父母出生于上世纪30年代,历经战乱逃亡,看惯生离死别,对新中国怀着深挚的情感,对人生有种云淡风轻的豁达,“待人接物要真诚,为国工作要踏实”是父亲对她唯一的要求。李宇杰的成长中没有名利的噪音,安于内心的淡泊,大把的时间用来与书相伴。她看书很杂,儿时最钟爱的书是科普版的《量子世界奇遇记》,里面种种神奇的物理现象让她着迷。

   进入青春期的李宇杰,对物理学的热情也如雨后劲草一般疯长,大三分专业时,因为没有最心仪的物理专业,她选择了半导体材料中的红外探测器研究,是材料专业中偏物理的一个方向。

从本科到博士毕业,整整八年时间李宇杰都沉浸在科研世界里,她笃定心志,把科研作为一生的事业。2001年,博士在读的李宇杰凭借“碲化镉(CdTe)、碲锰汞(HgMnTe)、碲锰铟镉(CdInMnTe)单晶生长理论、设备与技术”课题的出色成果,获得了国防科技进步三等奖。

北京大学博士后出站,她申请到“洪堡学者”奖学金,赴德国乌尔姆继续深入进行研究工作,而后又获德国顶级研究机构资助,进入马普学会金属所,进行微纳材料多孔介质中的传输过程与机理研究。“洪堡学者”竞争激烈,当年在全世界仅投放600多个名额,而在中国,只有24位优秀的青年科学家获得此项资助。

乌尔姆大学的光电、集成电路设计、微电子等学科的研究处于世界前列,而李宇杰选择乌尔姆的原因却不仅于此。“选择乌尔姆,还因为那里是爱因斯坦的家乡。在他身上,能清楚地看到科学的伟大力量。”

在多瑙河畔安静的乌尔姆小镇,李宇杰站在爱因斯坦喷泉边,长久凝望这位科学伟人的雕塑,雕塑上一头蓬乱白发的爱因斯坦吐出舌头,如孩童一般做着滑稽的鬼脸。“用纯粹的好奇心与自然对话,这就是我所理解的科学。大道至简,天地万象的错综复杂之中,隐藏着最简单的规律,这就是科学要破解的密码。”

2011年,李宇杰回国,成为哈工大(威海)的一员。初来校区时,条件还比较艰苦,老师们没有单独的实验室,只有一间小办公室。李宇杰和学生一起亲手设计、改建,很快把办公室改成了实验室。“没有办公室不要紧,我只要有一间实验室,能带学生们做实验,又能备课,这就够了。”

入校以来,李宇杰从早到晚在“冷板凳”上忙得热火朝天,带领微纳器件及系统集成课题组不断攻关。微系统是集微型机构、传感器、执行器以及光电信号发生、处理和控制器,直至接口、通信和电源等于一体的微型器件或系统。它可以完成大尺寸机电系统所不能完成的任务,也可嵌入大尺寸系统中,把自动化、智能化和可靠性提高到新的水平,是未来科技发展的方向与关键竞争领域之一。李宇杰先后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总装“十三五”预先研究综合工艺集成项目子课题、山东省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与课题组不断开发和应用新型制造技术、攻克关键难题,发展相关新概念与新原理,获得具有新的性能与功用的新型高集成微纳系统

在校区调整战略、面向海洋的进程中,课题组也在不断调整研究方向,将相关封装和可靠性技术用于海面及海下等极端环境电子设备的研制与开发,进行海面及海下LED灯具及海下高可靠电子电路的快速制造,制备出性能达到国外同类产品的多功能、大功率、高显色性深海LED照明灯,使用深度达1000米以下,并积极推进项目产业化。她还主持威海市科技发展项目,与山东省内企业对接横向课题,服务区域经济发展。

“为国工作要踏实”,李宇杰始终牢记父亲的嘱托。她并不讳言国内外科研环境的差距,与国外提供给科研人员的完善条件相比,国内确实有更多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发展都需要一个过程,需要一大批人长期的努力。中国许多领域的发展速度都很惊人,我相信一切都会越来越好。”

在科学这场传承中,李宇杰是一根炽热的红线,向着未来热切地延伸。她说,青年人是科学的希望,是祖国的未来,她希望带领更多的学生,去探究科学的美妙。

李宇杰对学生的要求很高,在本科生课堂上,李宇杰一直坚持全英文授课,把国际最前沿的专业知识引入课堂。“我们的学生底子比较厚,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都能跟得上进度。”英文授课需要教与学的人都付出更多的精力,但李宇杰说,收获与付出成正比。“未来国家发展需要有国际水平的人才,不止要专业基础过硬,还要有国际交流和沟通的能力。我希望学生们能以知识和语言为通行证,在这个星球上自由地行走。”

李宇杰对研究生的要求更为明确,除了人品,她最看重的是“对科学的真诚”。“科学与功利毫无关联,我希望学生有做研究的诚心,有探索自然的热情。”李宇杰常对学生说,科研需要一份洒脱的情怀,走遍天下山水,交遍天下朋友,有兼容并包的思想,有放眼前沿的视野。

她每年都参加两三次国际学术会议,在长期的“以文会友”中,积累了大量的国际合作资源,与德国、加拿大、韩国、台湾等地的多所国际知名大学和研究机构有长期合作和交流,并多次应邀作国际会议分会场主席和做特邀报告。她经常带学生一同参会,感受国际交流的氛围。“科学需要传承,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尽我所能,希望也能为后人所用。我急切地盼望发现更多的好苗子,为基础研究培育更多年轻的力量。”

李宇杰并不怕在科研这条路上寂寂无闻,她说,在浩瀚的天地之间,无穷的宇宙奥秘之中,一个人的力量是渺小的,但是每一项重大突破背后,都有成千上万的人付出了大量的心血。在祖国富强的路上,许多“冷板凳”上的“热心肠”,凝聚成了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力量。在人类发展的历程中,科研工作者的前赴后继,锻造出了破解自然之谜的钥匙。

“为心中的那份热爱和坚守,我每一天都会努力”,李宇杰微笑着说,“就像爱因斯坦说的那样,不要努力成为一个成功者,要努力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对祖国有价值,对科学有价值,对学生有价值,此生无憾。”

                   ·记者 谭璇月·


文章发布员:谭璇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