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思王克教授】长恨浮生短 无以报师恩
[ 作者:吕敬亮、刘蒙等 来源:哈工大(威海)新闻网 浏览:6984 录入时间:2014年5月23日 ]


【追思王克教授】长恨浮生短  无以报师恩

吕敬亮:认识老师已有十年了,但我依然记得老师当初朴素的衣着,乱乱的头发,和蔼的笑容。还记得老师开始讲解《随机微分方程》时,我听得云山雾罩,老师多次鼓励我们:咱们大家一起学,一起攻克这座大山。是老师激励着我们从不会到会,再到非常熟练。我们的课题组在随机生物数学领域能取得今天的成绩,也都是老师一步一步趟出来的。从04年到现在,老师无报酬地给我们上了随机微分方程领域的至少6本教材,逐渐加深了我们对此领域的理解。每次老师都是不厌其烦地把每一个有难度的知识点讲解出来,唯恐我们掌握不好,在课堂上,老师经常告诉我们:做学问,首先要做好人。回想当年,选择博士导师的时候,已久闻王老师的渊博学识和正直的为人,没有任何顾虑地考取王老师的博士。今天想来,自己是幸运和荣幸的。

老师突然发病的那天下午,救护车送老师去医院的路上,我就在老师的身旁,看着他痛苦地呼吸和昏迷的样子,我心乱如麻,这就是昨天还好好地给我们上课的老师吗?突然得让人难以接受。在医院,老师接受核磁共振分析后,我听到医生说的结果,更是难以相信怎么会这样严重。看到昏迷的老师,想到老师一辈子任劳任怨,还没有享受夕阳之乐;想到我可能以后再也听不到老师上课,听不到老师对我们的教诲了,心里愈发悲痛。老师走了好几天了,我还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就像做梦一样。心里特别后悔没有和老师说更多的话,没有向老师多请教问题,没有做出让老师满意的研究。可是,什么都来不及了,这些后悔、愧疚和悲痛,已经永远都没法弥补了!


刘蒙:初识老师那年我读大三,老师给我们上一门选修课----专业英语。第一节课之前,听同学介绍说老师是位“大牛”,不光学问好,数学与生物学双博导,教学也非常好。果不其然,老师上课从头到尾行云流水,层次分明,脉络清晰,最让我头疼的英语单词在老师的讲解下竟变得如此可爱。大四时,我获得保研资格,去拜访老师,说想跟着老师读研。老师欣然答应,并让我去跟师兄师姐上讨论班。为了照顾我们这些新学生,老师在讲课过程中一旦讲到我们没有听到的内容总是不厌其烦地重新讲解,一遍又一遍地在黑板上推导。但是由于没有基础,很多东西听不懂,我的情绪很低落。老师知道后,鼓励我说“坚持下来,多熏熏对以后的学习有好处”。正是大四这一年的坚持听课,才使得我有了比较扎实的随机分析功底,也为以后比较迅速地进入科学研究角色奠定了基础。

老师在生活上非常关心学生。有一次我去学校东门赶集,碰到老师,聊完天转身离去之际,老师突然叫住我:“刘蒙,你家里有没有高压锅?没有的话我那有两套,你拿去一套。”知我租的房子只能用电没有煤气,而老师的锅是用煤气时,老师非常惋惜:“真是太可惜了,什么时候家里能烧煤气了告诉我。”老师还总是对我说:“刘蒙,该减肥了,别老坐在电脑旁,运动运动,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老师一生淡泊名利,时刻为学生着想。在我写第一篇学术论文时,老师的名字原来在第一位,我的在第二位。老师看到后让我把名字顺序调换。老师说:“我岁数已经大了,你们还年轻,需要这些东西,以后写论文把我放在最后一位。”时至今日,课题组所有论文的第一作者全部都是学生。在我5年的研究生阶段,老师一面给系里的本科生上着数学分析、常微分方程,给硕士生上着泛函微分方程,一面以讨论班的形式给我们上着大量的专业课,每周至少3节,每节至少2小时,不要任何报酬,在寒暑假或者院系期末考试之后还会每天都给我们上讨论班,即使身体不舒服也会坚持。有一次老师骑自行车摔倒了,胳膊、膝盖和额头都破了很大一块,可就是这样,老师没有告诉我们任何人,讨论班依然照常进行。我们劝老师停几节课,休息一段时间。可老师却说:“我没事,咱们的讨论班不能停,讲完这一部分咱们就可以做东西了。”在我的博士最后一年,面临着留校还是外出找工作的抉择。老师很希望我留下,可当我由于某些原因选择离开老师身边时,老师二话没说,向我推荐了若干高校,并详细地告诉我找工作时应该注意的事项。工作后第一年申请国家基金,老师仔细指导我申请书应该怎么撰写。在我写出申请书草稿后,由于各种原因已经接近提交截至日期。老师知道后,仅仅用了一天时间便帮我逐字逐句修改完毕。而事后我才得知,老师当时身体不好,走路都需要扶墙。在得知获得资助后我第一时间打电话告诉老师,老师非常高兴,并告诉我使用经费时应该注意的事项,千万不可虚报、套用经费,时刻“如临深渊、如履薄冰”。而这八个字,也成为了我新的座右铭,时刻提醒着我。

     接到师兄的电话说老师病危时我惊呆了。一夜无眠,次日乘大巴赶到威海,再次见到时老师已重度昏迷。我能做的就是守在老师身边,为老师擦身、按摩,为老师祈祷,希望能感动上苍,希望有奇迹出现。但奇迹没有出现,老师就这样离开了,没有留下哪怕一个字。

电话里再也听不到您那熟悉的声音“喂,你好,我是王克”,再也收不到您那充满关爱的邮件“注意身体,要多锻炼”,再也看不到您那熟悉的身影,只能在梦中与您相会。夜深人静,泪水从脸上滑落。老师,学生好想您!

 

张新红:每天总是习惯性地刷新邮箱,查看老师是否又给我发了邮件,一想到今后再也收不到老师的邮件,心里就特别难过。

20145917时,得知老师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我们急匆匆地赶到医院,听到的却是老师可能随时会没有呼吸的诊断,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们手足无措,心里只有默默地祈祷,渴望奇迹能够出现,奢望老师再回到讲台。58号,老师还在给我们认真上课,谆谆善诱的嗓音还在耳边回荡,老师慈祥的笑容还在脸前显现。可是,仅仅三天后,老师却永远离开了我们。时至今日,我仍然没有走出老师去世给我留下的悲伤和遗憾。两年前,在成为老师的学生之前,身边的同事就告诉我,哈尔滨工业大学的王克教授非常牛,他带的学生可以发好多档次很高的论文。但直到老师给我们上课,才真正见识到了庐山真面目,老师思维敏捷、思路开阔、思想高尚,老师为人朴实、为师严肃、为学严谨。为了排除外界干扰,老师一直没有佩戴手机,平时跟学生除了当面交流,邮箱是主要的沟通工具,而且邮件的回复非常及时,无论是晚上十二点,还是早上五点,总能收到老师的及时回复。65岁本来是退休养老,放松心情的年龄,但是老师为了把自己的“蚕丝吐尽,还承担着教学和科研任务,在自己的岗位上继续发挥光和热。

老师把自己一生的崇尚奉献给了学术,把一生的耕耘奉献给了学校,把一生的关爱奉献给了学生。为言传身教,老师做到了淡泊名利,为追求真理,老师达到了明静致远。老师走前没有留下任何遗嘱,但作为他的学生,我深深地领会到,他的那种为人、为师、为学的态度和境界,就是留给弟子的宝贵财富,相信他的所有弟子,都会沿着他努力的方向继续前进。

       老师走了,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悲伤和缅怀。逝者安息,生者坚强。老师,今生做您的学生我没有做够,如果有来世,下辈子还当您的学生。
文章发布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