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甜蜜与哀愁
[ 作者:池非白 来源:哈工大(威海)新闻网 浏览:3551 录入时间:2013年5月20日 ]

 

   “丛林中吹过细碎的风,我的孩子从梦中醒来了。双颊温香如蔷薇,黑亮的眼睛在四处搜索、探寻。那神情从睡意朦胧变为惊奇,变为惶恐,再变为忧伤,一直到忽然间看见了她的母亲。于是,笑意霎时从整朵粉红的小蔷薇上荡漾开来:‘妈妈,妈妈。’她满足地轻声呼唤我。

---席慕蓉《爱的絮语》

      幼时的我也是这样罢,总是安然地睡在大床的一角,午后的阳光投射下来,小小的身子被照得暖洋洋。偶然醒转时,迷茫而委屈地嘟起嘴,如果伸出胳膊触到旁边的母亲还在,就又带着微笑继续安心地睡着了。母亲总是回忆说,小时候的我特别好照料,只要陪在我的身边就不哭也不闹,经常一睡就到四五点。最喜欢母亲整个下午都没有事的时候了,一直躺在床上直到云岚隐去、夜色微醺,我并不是嗜睡,只是贪恋在母亲身边的安全感。

      二十几年前的母亲,应该也如其他女孩子一般,喜欢在风中奔跑,喜欢独自探险,喜欢和朋友们四处游玩,也爱打扮。但自从有了我之后,她便再也不是那个向往自由、行事洒脱的少女了。母亲的脚步开始变得缓慢稳重,怕幼小的我稚嫩的双脚跟不上她的步伐;母亲很少在外面逗留到太晚,怕焦急的我哭喊着要找妈妈;母亲不再精心地装饰自己了,我不时出现的小状况让她没有了过多的闲暇和心思。她的神情变得愈加坚毅,如同一个女战士般地护着我,怕这个世界会伤害她的孩子分毫;然而也变得慈爱了,会更温柔地看待一草一木,因为它们都是和自己的孩子一样茁壮地成长着的啊。因为有了牵挂,让母亲在做所有事情之前都会想一下,那将对孩子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在旁人看来,这些改变也许是很可惜的,但仿佛世界上所有的母亲都没有为此悲伤过,因为孩子给她们带来的欣喜,已经足够弥补这些,即使嗔怒着也是幸福的。

       渐渐地,我开始上学了,像所有同龄人一样学会叛逆和不懂事。母亲就开始以牢笼的形态存在了,会经常凶恶地对我说:“走路要好好看路!” “太晚了,不能出去玩!” 有时候我也会畏惧母亲,经常在她回家之前关掉电视,把遥控器放回原处,甚至连沙发上的褶皱也抚回之前那样,装作在看书学习的样子。曾经我认为是母亲束缚了我,逼我做了很多不喜欢的事,直到长大才明白,从来都只有孩子束缚母亲。但我的母亲终究是狠不下心肠的,她会在寒暑假的最后一天,骂着边哭边赶作业到凌晨一点的我,又拿起笔来帮我一起写。虽然她在家的时候经常对我凶神恶煞,但当别人夸赞我聪明可爱的时候,母亲虽然谦虚地数落我“不听话”的种种罪行,脸上甜蜜的笑容却暴露了她有多开心。

       母亲也并不是能始终陪着我的,有时工作的繁忙让她疲于应对我的日常生活。而我却经常不体谅她,娇气执拗的我也会时不时做出离家出走之类的事。那时候母亲一定很……记得在我四年级的时候,母亲要去南开大学进修三个月,天天由父亲照顾我。父亲每天让我吃着方便面,顶着一头他给我扎的歪歪扭扭的辫子,并且还时不时地忘记我的存在。那三个月里我很想念母亲,深深地体会到我是如此地依赖她。当她回来的时候,又瘦又邋遢的我扑上去,母女俩抱在一起,都流下了眼泪。

       经过自以为是的初中和多愁善感的高中之后,我终于踏进了大学的校门。头一次离家千里,生活变得全然不同。我正在慢慢学着独自面对一切,然而当遇到伤心或者无措的事情时,首先想到的倾诉对象始终是母亲,我知道无论什么事,她都会站在我这一边。在威海,半年才能回家一次,每次印象最深的都是我到家时母亲的欣喜和返校时她的失落。就这样,我一天天长大却一点点走远,母亲经常会带着淡淡的哀愁看着我,那时候也许在想:这就是我的孩子啊,如今已长成这般模样,我再也不能如她小时候那样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向前,未来的路还是要她自己走的。每当那时我都不忍看向她,如果时光能停留在儿时该有多好,永远定格在调皮爱惹麻烦的我和佯怒的母亲。

       在我上大学之后,发现母亲仿佛比以往更时尚也更注重保养了。由于不需要天天为我操心了,母亲的确是可以省出不少的时间。而我有时候不愿意和母亲聊天,嫌她唠叨。某次和母亲辩论一件事,在驳斥我的时候,她提到马斯洛的需求金字塔,令我惊讶于她学识的渊博,恍然间仿佛看到了她旧时的风华。母亲在年轻的时候,思想是天马行空的,厌烦那些琐碎的小事,在我面前却变得爱唠叨,只是因为她想要规正我脚下的每一步。我不禁惭愧于任性的自己这些年来给母亲带来的困扰,如果没有我的牵绊,她也许能过上更好的生活。然而我知道,无论我有多么不好,母亲总会是那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

 

 

 

 

 

 

文章发布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