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听你的心想说什么
[ 作者:孙晶瑶 来源:哈工大(威海)新闻网 浏览:3218 录入时间:2013年5月6日 ]
 

开学以来一直处于难以名状的忙碌之中,以致于太久太久没有写过一点文字,也因此而久违我心的声音。

一个月来未曾去过图书馆,原因竟是始终没能挤出一整个下午的空闲。这境况我不由得费解,各种学生组织及社团的纳新我几乎都没有参与,何以忙得如此“不见天日”?难道单单是课表上被填满的那些格子所致么?

当然不是,我想。只是太久没有听听我的心想说什么罢了。

就像此刻,我的桌上依旧摆着厚厚的工数课本和繁复错杂的习题,我却随意拿起一张废弃的草纸,信手写几行感慨,无关别的,就单单是心情所致,如此而已。

我或许是丢弃了多年的随笔的习惯,种种原因,此处也不必多作赘述;只是因此,心声也就受到了些许冷待。人是越来越忙碌,每天像个四处打转的陀螺,却不知最终要转到哪儿去。近来略有闲暇时,就喜欢看些电视剧,甚至不如两三年前倒还钟情于一些小说文集之类,如今倒是懒得不愿去汲取,只静等灌溉了。可那终归看的都是别人的生活,听得也都是别人的想法,哪里能像自己在纸上一笔一笔写下的心情来得痛快清亮呢?

这是心的独白,也是与心的对话。

只有面对这样一张白纸的时候,我才能把我的想法倾倒出来,丝毫都不保留,洒在纸上。因为我知道,它在等待着被我潦草到难以辨认的字迹填满——难以辨认又有什么关系呢?心知道就好。

我一直觉得,文字本来没有什么固定的体裁,只不过是笔者的思维够清静,更能倾听心的声音罢了。和自己的内心用文字交流,以一张白纸为媒介,独自徜徉的是日记,流传开来的是散文;想着事儿的是记叙,看着物件儿的大概就是说明了。至于风格,这期间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界限,单说三两典范——毕淑敏的心如其名,细腻、温和而且敏感,像午后清茶的微绿,像夕阳西垂的沉静;而史铁生的心,更刚硬也更生动,情绪到位时如高山如骤雨,而回首看满树的合欢,心则更生趣盎然。

说来实在抱歉,我太久没听过我的心想要说什么了。现在是该好好跟她沟通一下了。

——委屈你了,来,告诉我,你想说什么?

——好的,明天就去图书馆。

    谨以此文先给我被自己冷待许久的心,以及所有如我一般迷失的你们,听听你的心要说什么悄悄话吧!

                                                                                                                  ·孙晶瑶·

文章发布员
相关新闻
  • 没有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