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美梦——访海草房(上)
[ 作者:谢芳琳 来源:哈工大(威海)新闻网 浏览:3559 录入时间:2013年5月6日 ]
  

刚踏进这个海草房小院的时候,似乎听到一个声音非常诗意的吟诵着:“我甚至可以告诉你/金矿和星空的渊源/山城和海市蜃楼的血亲/但我实在不能向你描述/一种被弃/又独自发光的心情”,点点滴滴就像早晨透过树叶的光线,温柔地渗透进心里,确又是让心灵非常的震撼。是的,你已经存在了那么久,看过那么多的星斗变化,桑田沧海,我不知道的东西太多,只是寻着芳名而来,却像重新回到了儿时童话般的美梦。

千年一梦

小时候是看着童话长大的,小飞侠的永无乡,森林里面的小草房,蘑菇屋,这些都是梦里面夜夜嬉戏的地方。情结是在所难免,而看到海草房的时候,很难不被渲染,和可爱敦实外表一样,她的身世也充满了传奇色彩。

在胶东一代,她也有别的名字,海苔房,海带草房,听这个名字就知道了,海草是她身体构成的一部分,房顶就是一层层苫盖的海草。这种海草不是普通的海草,她们是生长在胶东浅海的大叶海苔等野生藻类,生鲜时颜色翠绿,晒干后变为紫褐色,然后发白、发灰,非常柔韧。我听到更早更早的故事是,威海有人居住的时候,就有海草房的存在。而这至少是两千多年前的事情了。散步在离小村不过百米的纹石滩,不禁遐想,千年前的先民,也是这样,在岸边捡拾起被大风浪卷到岸边的海草,细细整理储备,苫出内里结实,外表蓬松的海草房。这涨涨落落万年的潮汐也都知道吧,从他怀抱里面生长然后上岸变了容颜的海草,他应该会喜欢在阳光下她们微微发光的样子吧。

敲门试问

苏轼有阙词叫《浣溪纱》——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牛衣古柳卖黄瓜。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我一直非常喜欢,喜欢那里面乡野的气息,比王维的田园要来得更亲切,更让我向往。

因着一个机缘,我也敲门试问,来到威海俚岛大庄村。惊喜的遇见了我梦里面的村落。寂寂的午后,除了偶尔惊起一两声犬吠之外,听不到任何其它的声音,阳光强烈,海风穿过小巷,而那些一座座顶着蓬蓬头的海草房却是一点都不惧怕,一进屋子里面,就很凉爽。

清晨,为了拍照早起,才站到睡莲池边跟刚睁眼的花朵打招呼,却发现头顶也飘飘的都是树上飘散的白色花朵,海草房的房顶也开始在日光的照射下渐次泛出柔和的颜色。小村庄的人起得很早,四点出门的时候,出海的人已经发动了船,留在村子里面的人开始晒麦子,这个时刻是我在村子里面见到人最多的时候,她们很勤劳,一条条连接各家各户的小路被铺得金灿灿的,当我很放肆爬到矮墙上去拍照的时候,头天傍晚就碰见过的大爷就会很大声地提醒我不要再摔下来。我们蹲在墙根开始聊天。

告诉我墙上凸起的部分叫做拴牲石,村子里面有200户,600多人,很多都出去了,村里面好多老人,他已经70岁了,还是小孩子而已,听得我呵呵的傻笑。

然后问起来,村子里面还有没有人会苫房子,他摇摇头,很惋惜的说,没有了,都不在了,现在村子里面苫房子都要请外村的人。敲敲曾经举起来向我炫耀的古董烟杆,一边吞吐一边看老伴浇自家的园子。这些,也许真是大家都不愿意触碰的痛吧。他们也想过好的生活,想红砖大瓦房,却不知道如何去挽留这陪伴村庄走过世纪的海草房。而很多人和我一样的叩问让他们也迷惑了。

                                                        ·谢芳琳·

注:起首一段诗出 罗智成《星星村》

文章发布员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