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常相见
[ 作者:申茂冉 来源:哈工大(威海)新闻网 浏览:2340 录入时间:2013年04月08日 ]
 

岁岁常相见

今日的风吹的恰到好处,吹面不寒,而且有些在牛奶里浸润过的丝绸滑到脸上的感觉。加上太阳毫不吝惜的散发着温暖的光,走在路上,便觉得春天已经环绕在身边了。

三月一路烟霞莺飞草长,柳絮纷飞里看见了故乡”,许嵩在《庐州月》里用一句话把我记忆里面的春天勾勒了一个大概。透过一路的烟霞和纷飞的柳絮,过往千篇又萦绕眼前。

高三的时候,苦于无穷无尽的作业和升学压力,原本喜欢在春天里奔跑在大自然里放风筝捉蝴蝶的我只能没日没夜的趴在课桌上写作业做习题。于是我只能无奈的在草稿纸上写下“再没有儿童放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的感慨。如今来到新的城市,见识到新的春天,而且没有繁重的课业来阻扰我,本来应该可以去无忧无虑的放风筝了,却再也没有当年的情致。一来物是人非,儿时的玩伴早已不在我身边。二来我远走他乡,找不到一片土地可以任由我放肆的玩耍。

纵使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拉着风筝线快乐的奔跑着,每当想起那些奔跑着的日子,也总会让我的嘴角慢慢上扬。

在每一个阳光温暖的双休日,妈妈总会在太阳下洗衣服,洗干净的衣服晾在挂衣杆上,被风吹起时随风摇摆的衣袖散发出淡淡的洗衣粉香味,芬芳了我的童年。

下午,我和伙伴们会带着自己的风筝跑到田野里,找一块空旷的地方,努力放飞自己的风筝。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个风筝是粉色蝴蝶,刚开始我放不起来它,便跑回去找姥姥,告状说爸爸买的坏风筝骗我。姥姥的一句“针头大的孔,牛头大的风”让我记到了今天,她说这风筝上有一个小孔,于是便给我补了一下。然后,我和伙伴们拿着风筝,奔跑在田野里,相互比较着谁的风筝放的高。跑着跑着,就会跑到麦田里。春天的麦子拔节生长,墨绿了片片田野。索性,我们就在麦子里捉迷藏,时间久了玩累了就在中间躺下,时不时的抽下可以吃的麦子小心翼翼的剥开,放到嘴里。麦子的绿和天空的蓝映在眼帘,一股麦香弥漫在身边。

休息好了,我们就会跑到小树林里摘杨树的叶子,用它叠小燕子,放到沙堆旁边,我们又开始在沙堆上挖隧道建城堡,风吹起来我们身边的叠好的小燕子,也吹起了层层麦浪。

看到天上红的似火的云霞,我们便知道是傍晚该回家了。这时候,屋上的青烟梁上的燕,窝里的猫狗房里的灯,都在提醒这是归巢的节奏。

总想让那呢喃的燕子把我召唤回去,让烟囱里萦绕的炊烟再缠住我的脚步,童年已远,独自怀念。只愿在梦里,我与童年,岁岁常相见。

·申茂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