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中的新年
[ 作者:申茂冉 来源:哈工大(威海)新闻网 浏览:1822 录入时间:2013年01月25日 ]
 

“妈,什么时候过年啊? ”这是我小时候每个冬天问我妈最多的话,后来发现,许多小孩子每到冬天也是这样问他们爸爸妈妈的。过年,似乎是小孩子们最大的期盼。

小时候的年,似乎是记忆里面最热闹的场景。日子进了腊月二十,大家就开始掰着指头数还有几天过年。吃完了小年祭灶的糖瓜,年的脚步似乎就像远道而来的亲戚一样,连脚步声都听得见了。妈妈开始忙着做年糕、蒸馒头,我会缠着妈妈把年糕做成很多新奇的样子,一个个小燕子、小刺猬形状的年糕,都在妈妈的巧手下诞生。新蒸的馒头或者年糕刚出锅的时候,我总是第一个去尝鲜儿的,总是被妈妈笑骂做“馋嘴猴”。每到傍晚时分,在门外向厨房看去,总能看到白色的水汽弥漫,金黄色的灯光被无数的水滴包围着,那就是年特有的温暖了。我总会跑到厨房里去,用手指在玻璃窗上画出各种各样的图案,写出各种各样的字。

年三十,对于我来说,算是等待新年的最后煎熬。我喜欢在全家人都忙忙碌碌的时候也参与其中,虽然只是帮着贴贴对联,但也算是“忙年”了。一天的忙碌之后,是一年里最丰盛的年夜饭了。桌子上琳琅满目的美食中,水饺是必不可少的。水饺一出锅,要先盛出来祭灶神,爸爸会在堂屋里焚上香,摆上各种祭品。直到现在,我还记得焚香时那股特殊味道,在我的记忆里,那也是年的味道。

那一晚,鞭炮声从未间断,烟花、春晚连同全家人的笑容,欢送着过去的一年,期待着新的一载岁月。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我就穿上妈妈早就准备好的新衣裳,然后用一大堆祝福的话换来长辈们的压岁钱,欢欢喜喜地和小伙伴们出去拜年。拜年,是很让孩子们快乐的事情,一声新年快乐,就可以换到很多美味的糖果和好吃的,还有无数的笑脸和快乐。有雪的年,更让我们欢乐,我们的脚踩在厚厚的积雪上,听着那咯吱咯吱的声音,手里拿着雪球,追赶着打来打去。疯疯闹闹一天结束,大年初二,我和爸爸妈妈就会一起到姥姥家,平日里不常见的亲戚们欢聚一堂,那场景颇有种《红楼梦》里大观园的感觉,当然留给我印象最深的还是那随处奔跑的自由和大快朵颐的快感。春节的氛围会一直持续到正月十五,直到看完花灯,吃完元宵,年味才会在人们忙碌的脚步中渐渐散去。

     年,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件神奇的事情,因为它可以让贫穷的日子充满富有的欢笑,让苦涩的生活裹上甜蜜的糖霜。又到辞旧迎新时,春节即将到来,带来的不仅是龙游天下的终结、蛇行大道的开始,更是一个全新的未来。就像作家王蒙说的那样:“所有的日子都来吧,都来吧! ”新的一年,让往事随风,心随你动,让每一天,更加精彩。 ·申茂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