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井
[ 作者:唐小红 来源:哈工大(威海)新闻网 浏览:1810 录入时间:2013年01月25日 ]
         从昏暗的台灯前移开疲惫的双眼,竟发现身侧洒着这样的皎洁,忘了拉上的窗帘,纵容了这抹精灵放肆的窥探,窗外深色的夜竟早已被月光铺满,我轻笑,就这样任由它翻出时光轴,探进记忆的高墙。

忆起老宅堂前的那一方天井,那里时常被月光浸染,脑海中还能浮现一地银光的安详。儿时的我便常常靠着厅堂的柱子,看着那一方天井外的天空,天马行空地想象。还像初学的学堂,那里也有一个天井,总是坐在离它最近的位置,思绪也常常被那片天空带走。也习惯放学后单独被老师留下作为上课不专心的惩罚,其实我倒也不排斥。看着傍晚天井的颜色,偶尔会被映上一抹暗红,我喜欢看着它渐渐的转变。后来换了学校,条件变得“现代化”,再没有古朴的天井,但是我却越来越不愿意上学了,常常偷偷跑回家,那么小的一个人几乎天天会计划着怎么逃回家在天井里搬个凳子坐着写字,背诗,然后等着老师火急火燎地找上门来。我忘了自己究竟花了多少时间和耐力去适应所谓的学校。

关于儿时的很多回忆似乎都有那天井的影子,放学后我在天井下写着那些所谓的“符号”作业;在天井里养鱼,种个小花。那是我玩耍的天堂,完完全全属于我的,原来,从那么小的时候开始,归属感就强烈如此。晚上,家里常常会很热闹,很多人一起坐在堂前看电视,我通常还是会坐在天井下,静静地看着星空,天气不好的时候,我也会坐在靠近天井的地方,听着大人们说那些新鲜事。不知道为什么,我总也不会腻,常常得奶奶催好几次,我才会进房。

也还记得,爷爷常常陪着我坐在天井旁,教我练字,教我背诗。爷爷去过很多地方,他每次都会给我描述很多我从来没听到也没见过的事物,也会给我讲很多他儿时的故事,讲战争,也讲民间的一些有趣的传说。那是天井陪着我一起接受的另一个美好世界,从小时候起就有雏形的梦想。梅雨时节到来的时候,我就享受地看着从天井口降下的淅淅沥沥的雨,有时候也会伴随着阳光,那个感觉很宁静,很美妙。也曾在冬日雪后,在那里堆个小小的雪人。南方的雪下得不长更不厚,每次看着小雪人被融化的时候,小小的心就变得很受伤,好像是自己的某件宝物被夺走了,心疼却无能为力。

    后来,像所有老套的情节一样,搬家,淘汰了古朴的天井,记忆里开始有繁华都市的喧哗,华灯初上的世界不再只有银色的童年那么纯粹,我儿时所有想象都输给了这不高不矮的现代化楼房,天井带着它一贯的独特也输给了这一抹不可避免的喧嚣,虽是老宅还在,但也有些年没走进去过了;而今,再没有那么一方天地能这样去沉淀、包容我所有的浮躁。抬头,再望向今晚搅局的月色,却惊觉,它早已隐没在屋檐之后:原来,我的视线也输给了这不高不矮的楼房。 ·唐小红·
相关新闻